高野悠里

今天没东西更,就发个福利吧(喂) おやすみない

【利艾】误称的怪物 -完结

格里沙的车子在砺石路上摇摇晃晃的,来到了冷布尼茨所在的城镇,临走前,他交给利威尔一把老式手枪。格里沙叮嘱道,手枪里只剩下一颗子弹了,让利威尔遇到危险时,万不得已再用。利威尔答了谢,独自一人踏上了通往山顶的道路。
他折了根树枝,用作拐杖,一瘸一拐地向上攀登。因为有着在军营时训练的经验,这点路程没有耗掉利威尔过多的体力。利威尔一边想着艾伦,一边迈着步伐。他想艾伦有没有从房间里出来,有没有好好地吃饭,有没有健健康康的。利威尔捏紧了拳头,这次无论艾伦怎么拒绝,他也要说服他或者直接强行带他走。
大约黄昏时刻,利威尔终于到达了疗养院的大门。利威尔眺望了一下他几个月没回来过的地方,只见疗养院上空的乌云黑压压一片,悄然无声,死气沉沉的。利威尔拖着瘸掉的左腿,来到大门前,敲了敲门。
过了很久,门才开,开门的是佩特拉。她拿着一把扫帚,似乎正在做清扫。一见来者是利威尔,佩特拉浑浊的眼睛瞬间变得明亮起来。可能由于太过惊讶,她手中的扫把啪得一声掉在地上。

“利…利威尔…”她颤抖着声音,“先生…您,您还活着…”
佩特拉的双手像是确认面前人般地抚上了利威尔的脸,随后她又发觉这个行为有点出格,红了脸颊收回了手。
“太好了…”佩特拉泛着泪花含笑,“您回来了…”

利威尔并不怎么在意佩特拉刚才的举动,他现在一心想着少年。利威尔进了大门,一边往里屋走,一边问紧紧跟在身后的佩特拉:“艾伦呢,他出来了吗?”

一说起艾伦,佩特拉语塞了,她踌躇了很久,轻声说道,“利威尔先生您走的那天,艾伦就从房间里出来了。”

利威尔听到这话,稍稍安心了点,他不禁向佩特拉诉说自己的不满,“艾伦这小鬼,真是让人不省心。”

佩特拉看见利威尔舒展的眉,犹豫着要不要将实情告诉他,她惊讶地发现利威尔苍老了许多,他的眼睛凹陷了下去,像是几天几夜没合眼似的。佩特拉最终不忍心让这样的利威尔受打击,她故作轻松道:“艾伦肯定是想让您去参军才这么做的,他不想让您因为他失去理想。”

利威尔嗯了一声。他在走廊里拐了个弯,向那个熟悉的场所走去。与记忆力不同,周围omega们住的房间都非常寂静,整个疗养院像是空空荡荡的,只有护士们穿梭。她们见到了利威尔,都露出了大惊失色的神情,行了个礼便匆匆离开。利威尔觉得有些奇怪,他瞥了眼身边的佩特拉,发现她的额上冒出了冷汗。利威尔没说什么,只一路来到了艾伦的房间。
艾伦房间门是开着的,利威尔有些雀跃,他一瘸一拐地向门口走去,以为会看到少年的身影,然而,房间里却什么也没有。床榻上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,桌子上的书籍也摆在应有的位置上,干净的像是没有人住着一般。

利威尔环视了四周,觉得有些不妙。利威尔直视着佩特拉,质问道:“艾伦去哪了?”

“艾,艾伦他…”

看到佩特拉为难的神情,利威尔大致猜到了什么,没等她说完,便推开了她。

他决定去找埃尔文问个清楚。

埃尔文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,门被人踹了开来。看到怒气冲冲的利威尔,埃尔文有了惊讶的神情。他动了动嘴唇正想说什么,利威尔一个箭步冲了过来,一把提起埃尔文的领子,将其从座位上拉了起来。

“埃尔文…!”利威尔的神情犹如鬼煞一般,他低吼道,“你把艾伦怎么了?!”

埃尔文面无表情地垂眼看着来势汹汹的利威尔:“艾伦以为你死了,他生了我们治不好的病,我把他送给了公爵。”

“公爵?哪个公爵?!”利威尔抖着肩膀,冷笑道,“我不是让你好好照顾好他吗?!”

“利威尔。”埃尔文说道,“我只是尽身为院长的责任。我不想让更多无辜的人牺牲。”

“再说,”埃尔文的眼神变得凌厉,“与其将过错埋怨在我身上,你为什么不好好检讨一下你自己,当初为什么只顾着自己的想法,而不去关心下可怜的艾伦。”

利威尔呆住了,他松开了埃尔文的领子。

啊啊没错,这只能怪他自己。

他失魂落魄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喃喃地问道,“那个公爵在哪里?……我去找他,让他把艾伦还给我…”

埃尔文看着他,说道:“前几日临走前,艾伦笑着和我说:‘他很开心可以为疗养院贡献自己的一份力,他终于是个有价值的人了。’”

“他说他相信你还活着,希望你可以忘了他好好地生活下去,遇见你是他生命中最开心的事。”

埃尔文暗淡了眸子,他第一次露出了惋惜的神情:“艾伦是个不幸的孩子,在路途上,就已经病死了。”

埃尔文的话在利威尔耳边如雷鸣般循环往复,他的世界被震地轰塌了下来。利威尔不相信这是事实,他情绪失控地又哭又笑,不停地问埃尔文:“这不是真的…你在骗我,你在骗我…这不是真的对吧?”

埃尔文沉默不语。利威尔从地上爬了起来。像是怕被什么怪物追到一般,他颤颤巍巍地离开了这座阴森的建筑物。

佩特拉赶了过来,她看见利威尔此时像是个失去了灵魂的容器。无论她怎么呼喊,他都充耳不闻。佩特拉明白了利威尔已经什么都知道了,她看着利威尔的身影渐渐远去,脚却像灌了铅,沉重地挪不出一步。
利威尔蹒跚着,来到了那所小花园。那是唯一能让他留恋的地方。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,那些花朵们被狂风骤雨拍打得四处凋落。利威尔将拐杖扔在一边,他坐在了很久之前的长凳上,那个长凳承载着有关艾伦的记忆。他的笑颜,他的泣颜,他的怒颜,他的愁颜。他满载着星辰的眼睛,他洋溢着爱欲的嘴角。这些最终只剩下了记忆的碎片,永远不复存在。

雨水倾斜在男人的身上,顺着他脸颊上的沟壑滴落,分不清是泪还是水。

利威尔从外套内衬的袋子掏出了格里沙给予的手枪。他缓缓地抬起了手臂,将枪口对准了太阳穴。


【利艾】误称的怪物19

大雨,利威尔从悬崖下苏醒。雨水沾湿了他的伤口,阵阵痛感让他逐渐清醒过来。他扶着被子弹贯穿的右臂和左腿,从泥泞的大地上挣扎着坐起。利威尔脱下了军服,从内衬处咬下了一条布料。他用左臂将布料缠在了伤口处,简单地做了下护理。由于失血过多,利威尔的脑子有点混沌。他发现衣服大半已经被血沾湿了,正散发着阵阵腥臭味。利威尔嫌恶地将它丢在一旁,支起剩余的一条腿,咬着牙艰难地站了起来。战服上还别着整齐的勋章,落在地上,叮当作响。利威尔看也没看一眼,脚步蹒跚,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。
好在他的运气还不坏,在这么糟的天气里。他竟然发现了一辆铁皮车子,看型号应该是自己国家生产的。利威尔忙加快了脚步,跌跌撞撞地朝车子方向走去。驾驶座上坐着个估摸四五十岁的男人,他一见利威尔,忙开了门,请他上了车。利威尔的一只手臂按在座位的皮垫上,在男人的帮助下,吃力地坐上了副驾驶座。
近距离的观察,利威尔发现那个男人带着圆框眼镜,头发中分呈乌黑,一撮细密胡须,气质斯文。应该是教师或医生这等人物。那个男人见利威尔一上车便警惕地打量着他,不禁哑然失笑。他自我介绍道自己名叫格里沙 耶格尔。是某个镇上的一名普通医生,在一次出诊时,被当地士兵们抓去当了军医,临走前甚至还没见家中的妻子和儿子最后一面。来来去去,四处漂泊,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三年了。男人叹了口气,惆怅道,上个月他曾回归故乡,却发现自己的家早已在战火中消失殆尽了。
听了男人一番话,利威尔怅然,便也向格里沙说明了自己的身份,并询问格里沙能否捎上自己,回到冷布尼茨。

“冷布尼茨?”格里沙微微惊讶,“就是那个关押omega的疗养院吗?”

“是的。”利威尔苦笑着回答道。

格里沙不解:“我看的出来,长官您是个alpha,去那个地方是做什么去呢?”

利威尔靠在座位上,半阖上了眼,他说道:“我的番,在那里。我必须回去。濒临过死亡的边缘,我才发现什么才是我最重要的,只有他,是我现在唯一想迫切看到的人。”

“在军营的时候,虽然跟其他的A较量让我非常兴奋,将匕首贯穿敌人的喉咙时,能让我感受到生命的价值。但在夜深人静时,我却常常梦见孤苦伶仃的他,小小的窝在阴暗的角落里,悲伤的哭泣。如今,我什么都不想要了,我只想和他在一起。”

格里沙拿出了一个放在车门上的小盒子,将一枚特产香烟递给利威尔,他称赞道:“长官您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啊。我就没您那么忠诚了。在发现妻子已死,儿子失踪的事实后,我便离开了故乡。经历了悲痛后,我娶了另一个女人,生了个男孩。现在日子还算幸福。”

利威尔接过香烟,颔首表示谢意。他点燃了嘴里的香烟,说话有点不清不楚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并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。”

之后。两人中止了对话。格里沙拧开了车钥匙,一踩油门。车子便发动了起来。

路途中,他们会在途径的民宿休息吃饭。利威尔经过几天的调养,体力渐渐恢复。只是他的左腿落下了病根,每逢阴雨连绵就发作,并且再也不能正常地走路了。利威尔为了报答格里沙的无偿招待,经常会帮格里沙搬运一些货物。格里沙调笑道:“看您头发花白的,没想到力气跟小伙子一样大。”利威尔闻言,只是笑笑。他又可知自己只有30多岁呢?

“长官,您回冷布尼茨后,打算跟你的番去哪里?”
开夜车,格里沙觉得车内太过寂静,便主动打开了话匣。

利威尔回忆起了那个小鬼的样子,各种或甜蜜或悲伤的记忆从他的内心深处漫溢了出来。利威尔的眸子在漆黑的夜晚里发着闪烁的光芒,他的声音不自觉地柔和,却带着满腔的坚定:“我会带他离开那个鬼地方,回到我的故乡。”

我会和他结婚,再也不会让他因为我而折磨自己。



<<<
明天最终章

【利艾】误称的怪物18

利威尔杳无音信的消息让艾伦非常焦急,茶不思饭不想,他又托着埃尔文写了几封信过去,但三毛 扎卡利艾斯再也没回信过。

佩特拉每天都看到艾伦黑着个眼圈,红着个眼睛往院长那边跑,不由得柔声安慰道:“艾伦,你别怕。利威尔肯定没事的。”她轻轻地抚摸着少年的脑袋,少年则死气沉沉地趴在桌子上。

艾伦当然希望利威尔先生会平安无事。可是这前线战火纷飞,人一旦踏上战场便前途未卜,凶多吉少。利威尔先生是连内为数不多的精英,但充其量也只是个刚入伍的下士。在与别的alpha们的较量中,利威尔不一定会取得胜算。

艾伦的眼窝子因为长时间的熬夜而深深凹陷了下去。他开始后悔了。他开始埋怨自己。为什么当初让利威尔先生离开。

佩特拉看着少年的肩股从衣服上透了出来,整个人单薄得像是风一吹就会倒似的。他隐忍着声音呜咽着,泪水啪嗒啪嗒掉在他的大腿上,沾湿了裤子。佩特拉动了动嘴唇,却什么话也说不出。她的内心与艾伦一样苦涩。她只能无声地陪伴在少年的身旁。


埃尔文和韩吉此时却没有精力去担心利威尔的安慰。已是月末,omega抑制剂的供应量是不用担心了,然而有一件令他们头痛的事情迟迟没有解决,那就是他们还没有决定给公爵送去的omega是谁。公爵今日还亲自给埃尔文发了电报,催促此事。他道貌岸然地说政府之所以会给冷布尼茨疗养院足够的抑制剂,是因为他从中周旋。韩吉见了又生了一会气,随后她无奈地坐在一旁发呆。埃尔文默不作声,眉头紧锁在一起。他们实在不忍心将任何一个无辜的omega送去炼狱。

一筹莫展之际,埃尔文意外地收到了来自三毛的信。信上大致说,这一仗打完,三毛等后勤人员在战场寻觅幸存的战友,以及牺牲的人的尸体,将其裹好送回故乡。三毛他们找了很久,始终没有利威尔的下落。然而在近几日,有人在一座悬崖下面发现了利威尔的军服。三毛托人取了上来,因为岁月的沉淀,那个战服上的血迹已经变成铁锈色了,利威尔的徽章还整齐地别在胸口上。他随身携带的管制刀具也断成了两截。三毛估计利威尔可能战死,也可能被敌军抓去当俘虏,无论哪种情况,都是九死一生。过几日他会将利威尔的遗物寄回冷布尼茨,让埃尔文不要太过悲痛。

埃尔文将这最后一封信给了艾伦后,摇了摇头,转身离开。艾伦顿时有了不祥的预感,他看完信,怔住了半晌,剧烈地干呕了起来。将之前好不容易吃几口的白粥都吐了出来。

一个跟艾伦关系比较好的O听到了隔壁房间的异动,立马赶了过来,他看见艾伦脸部煞白,气息奄奄的样子,忙想扶着艾伦去医务室,艾伦却摆摆手,示意他不要去。

“艾伦,你怎么了?!”那个O带上了哭腔。

艾伦双眼直直盯着空荡荡地天花板,喃喃地说道:“利威尔先生死了,我也活不久了…”他的脸毫无血色,眼白多于眼黑。

“瞎说什么胡话,艾伦你不会有事的,我马上叫院长过来!你要等着我啊!”O一说完,便急匆匆地离开了艾伦的房间。

没过一会,埃尔文,韩吉,佩特拉等人都赶了过来。望着艾伦人不人,鬼不鬼坐在凳子上的样子,佩特拉眼前一黑,跪坐在了地上。韩吉和埃尔文则冷静的多。韩吉有条不紊地拿出听诊器附在艾伦的身体各处,又掐了掐少年的人中。她的表情凝重了起来。

:艾伦得的是心病,已经无力回天了。

埃尔文留意着韩吉的神色变化。他望着床上的艾伦思考了一阵。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埃尔文吩咐在场的人都出去一下,他想要拜托艾伦最后一件事情。

今天看了AOT最后一集,一股子被ntr的感觉闹哪样。。。

那个啥,我觉得我要死了。。。(捂鼻血)
图出自mmd

【利艾】误称的怪物17

埃尔文亲自来到艾伦的房间,交予他一封信,他说道:“我托一位与利威尔同年入伍的朋友,每个月向我传达利威尔的动态。艾伦,我觉得你比我更需要它,以后就由你来收信吧。”

说罢,他没等艾伦的回复,就转身关上了艾伦的房门。艾伦双手攥着信封,他快步走到靠近窗台的座位上,小心翼翼地拆开了信封。摊开信纸,一行行还算工整的字呈现在眼前:

埃尔文先生:

你好!
阁下嘱托我照料利威尔先生一事,我会在能力之内尽量办到的。这个月大半部分都是晴天,训练长官在教授一些格斗技巧和武器的使用方法。一切都十分平和。我有幸和利威尔先生太同一个连内,可以时时向您汇报他近期的情况。
贵院的利威尔先生真是位天赋异禀的战士。他在战术动作,搏击项目,攀登,体能训练,以及侦查,特战,狙击能力方面在士兵们中位列第一。他的能力评定是A+,连长很赏识他。估计利威尔先生会在短期内得到提拔。
要说起利威尔先生的精神方面。我觉得他的心情似乎并不怎么好。进入队伍以来,除了一些口号等必须回答的话语,利威尔先生几乎没跟同僚们交谈过。他惜字如金,我试着去跟他搭讪,全都以失败告终。
他真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。可能只有了解他的您才会明白他在想什么吧。希望有幸能得到您的回答。
最后祝愿您事事顺利,一切平安。
三毛 扎卡里艾斯

艾伦逐字逐句地读完了信。而后将信纸工整地放回了信封。

利威尔先生真是厉害呢,在全是alpha的军队里还能如此出类拔萃。

艾伦的脑海里浮现出利威尔饱经风霜的脸。思念时的他露出了柔和的神情。

【他的心情似乎并不怎么好。几乎没跟同僚们交谈过。】
艾伦回想起了信上这句话。他稍稍发亮的眸子又暗淡了下来。


<<<

大约每星期天,三毛 扎卡里艾斯都会寄一封信过来。

每逢星期六,艾伦都会激动地睡不着觉。通过信件,他可以了解到利威尔最近的生活状况。

然而,自从第一封信提及过利威尔的心情状态后,其余的信无非是讲他的功勋事业。

利威尔在短短两个星期后,便晋升为下士。对于刚入伍的新兵来说,这份殊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

前线的战况紧急。士兵们往往睡觉时都要穿着战装,挂着武器。随时准备半夜突然的一声枪响。三毛作为后备战士,才有幸得到时间来写信。

虽然有时有些信只有短短几行字,但艾伦能从其中得到不少的信息。以上就是他所了解到的。

然而过了很久一段时间。信箱迟迟没有三毛 扎里克艾斯的信件。艾伦心急如焚,他委托埃尔文寄了几封信过去询问情况,但都石沉大海,没有音讯。

“艾伦,别担心。利威尔不会有什么事情的。”

埃尔文不变的话语并不能安抚艾伦的心。他只能每天睡觉前对着星星祷告,希望利威尔先生平安无事。

阴雨连绵的一个早晨,艾伦终于收到了三毛的回信。信封像是被水蘸过似的,皱巴巴的。艾伦直接撕开了信封,信纸上竟然有血的痕迹。

这是个不祥之兆,艾伦急匆匆地摊开。只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,一看就知道是情急之下书写的:

敌方突袭,战士们都牺牲了,仅有个位数幸存下来,利威尔失踪。



嘿嘿嘿,又补了サワ女神的一堆本子。终于会看懂拟声词:嗯啊嗯啊啊啊啊~什么的了。。好喜欢这本cake的封面啊(捂脸)

我的文是不是又被吞了

【利艾】误称的怪物16


佩特拉敲了敲铁门,她像是刚刚哭过,哽咽着声音。她不确定艾伦能不能听见她的话。

“艾伦,利威尔走了。”


艾伦躺在床上,虽然他的姿势没有改变过,像是死尸一般,其实他思维敏锐,精神一直集中在耳朵上。

听到门外人的话后,艾伦没有表现得太过吃惊。昨天最后听见利威尔和院长的对话以后,门外便没有了响动。

利威尔先生已经走了吧。
那么艾伦的目的已经达到了。

艾伦微微张着嘴巴,因为太久没有吃东西,口腔变得干涩。他的胃则像是揪在了一起。胃酸烫的他肚子发疼。

浑身像被抽干了似的,他双手撑在床板上,艰难地使自己直起身。

双腿因为太久没有走动,软绵绵的。艾伦下了床,感觉自己像走在棉花上。他晃悠悠地踱向了门。腕骨凸起的苍白的手臂抬了起来,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挂在门上的铁栓抽了出来。

可能佩特拉没有想到艾伦会开门吧。她吃惊地看着眼前精瘦的少年,颤抖的双手抚摸上了艾伦轮廓分明的脸。

佩特拉说不上是惊喜还是难过:“艾伦…你没事吧?”

艾伦本来就不胖,现在又一个星期没吃东西,整整瘦了一圈,他的脸毫无血色,破烂的衣服透出了明显的肋骨,一排排的触目惊心。

“……佩特拉小姐,我好饿。”



政府在给利威尔下达了号召指令后,特地派人驾驶着专用的马车来到了冷布尼茨,临走前,利威尔嘱托埃尔文好好照顾好艾伦。他踏上车厢,向这幢他待了三年的古老建筑看了最后一眼,离开了这里。

有些事,只有改变才会有所进展。


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后,艾伦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。

他跟院里的omega们打成一片。他的脸上,浮现着无忧无虑的笑容,好像曾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。

然而在夜深人静时,艾伦打开窗,望着绀色的夜空中数不胜数的繁星,默立。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露出如此惆怅的神情。

这个月将近尾声,梅雨季节将要来临,天空总是阴沉沉的。一大早灰蒙蒙的天气让艾伦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。他突然很想去那片小花园看看。

艾伦走下阶梯,沿着建筑物的房檐躲避着从墙内渗出来的旧雨,一路来到了那片小花园。

小花园带着熟悉的气息,在某个地方,某个角落都有着有关利威尔先生的记忆。像是被个无形的手牵引着,艾伦缓缓地走了进去,紧接着,他看见一个女性的身影在花丛间穿梭。

艾伦往前走了走,他从花与花的缝隙中探出了头,发现那个女人是佩特拉小姐。

佩特拉正在浇水,被突然冒出来的艾伦吓了一跳,她招呼着艾伦出来。艾伦便跳到她身边,打量着这些正在被灌溉的花朵。

那是些郁郁葱葱的矮株的植物,它的花朵是淡紫色的,茎株又细又长,叶片则是小小的扇形。

艾伦用手指戳着软软的花瓣,问道:“佩特拉小姐,这是什么花啊?”

佩特拉笑着说:“这是月见草。是一种珍贵的药物哦。它的话语也很特别,叫做'沉默的爱。”

沉默的爱?

艾伦呆呆地看着这些花朵半晌,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人,想到了那片星空,那个冷冷的夜晚,还有那个人温暖的怀抱和他许下的诺言。

他说过,会永远陪伴着他。可是如今,他又在哪里呢?

“艾伦?你怎么了?”

艾伦晃过神来,才发觉眼泪已经流了一脸。

他慌张地将泪水擦干,向佩特拉笑笑:“没什么,刚刚风吹到眼睛去了。”

他的笑很苦。艾伦想,自己有什么资格哭的,将利威尔先生推开的明明就是自己。

佩特拉没说什么,她能看出少年的内心挣扎,她暗淡了眸子,两人之后寒暄了几句。艾伦觉得有点尴尬,便跟佩特拉道了声再见回去了。

又是一个无眠之夜,艾伦辗转反侧。柔和的月光透过窗帘笼罩在他的身上。他深深地思念着利威尔先生,就像这缠绵的月光。利威尔先生此时会在干什么呢?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的任性而生气?

自从利威尔走后,政府就发下了许多代替利威尔的药剂,用于特殊体质的omega都绰绰有余。看着院长和韩吉医生的眉毛渐渐舒展开来,这恐怕是如今唯一能安慰艾伦的一件事了。

艾伦望着月亮,叹息。

利威尔先生,希望你能理解我所做的一切。